当记者表明来意问及工作人员该如何处理时

2021-04-03 19:08

村民告诉记者,就是这些石场在作业过程中留下的粉尘状的石粉,遇水变成泥浆冲到了田地里。

当日下午2时30分,记者来到陵水县国土局,发现整个国土局仅一人上班,当记者表明来意问及工作人员该如何处理时,工作人让记者去找国土局党委书记符书记。记者又在该局门口致电给符书记,符书记在电话中表示,此事属分管副局长艾副局长管理,让记者联系艾副局长。记者联系上艾副局长时,他又让记者到国土局找一名丰姓工作人员。

下午3时,记者再次返回国土局办公室,发现多了几名工作人员上班,其中矿管科科员丰帆得知相关情况后,表示愿意同记者一块去进行查处,并在下楼期间透露,这两个采石场的相关证件已被吊销两年。当记者问及去采石场执法人员为何只有一人时,该工作人员仿佛如梦初醒,表示要回去再找一名工作人员一同前往。

国土部门工作人员和记者来到其中一间采石场后,石场负责人了解情况后表示,村民已经在下午来采石场反映问题,石场方面已经正面回复了村民。“这些村民三年前到采石场来要求赔偿的,当时一次性签订了五年的赔偿协议。”采石场负责人说,协议的有效期应该到两年后,但是村民现在反悔了,要求采石场从取得证照当天开始算赔偿计算赔偿金额。

一村民对记者说,这里有三十多亩良田,以前全部种植的稻谷和瓜菜,自从采石场搬来后,又处在高处作业,每遇到下雨,雨水就带着石粉往田地里冲。

记者在这个采石场看到,四周山坡上已经开始由石场工作人员修葺台阶,并开始种植草木进行恢复性开采。石场负责人也表示,因为受到污染的农田不仅属于单一农户,赔偿的事情他们一直是和新岭村村委会进行协商的,但是目前新岭村村委会领导正出差在外,届时将会再次协商赔偿相关事宜。(周忆珈)

记者从村民拍摄的照片上看到,在光坡镇新岭村的大片田地里长满野草,部分田地旁还有水沟,水沟内有大量淤泥,农田附近有多处被开挖,另外还有多处石场工作的痕迹。照片拍摄当天正值下雨,相片中的石场,有很多机器正在作业,山体被开采的一面已完全没有植被,在大雨冲刷下,泥浆顺着小路一直往地势低的地方流去。

记者在国土局楼下等待十多分钟,仍不见工作人员丰帆下楼,于是再次返回国土局办公室,发现丰帆正和一名戴眼镜的工作人员商谈。当记者询问为何迟迟不下楼时,这名戴眼镜的工作人员表示,执法需要准备相关设备,让记者再等一等。记者再次等待十多分钟后,丰帆却告诉记者,已请示过该局艾副局长,艾副局长称关于采石场问题,需要记者前往陵水县政府请示相关部门后,才能够到采石场进行查处。

“刚开始的一年田地还能种一点菜,到了第二年基本就什么都不能种了。”村民告诉记者,这附近的几家采石场都是大约6年前开始作业的,当村民发现采石场对农田有很大影响时,已经来不及了,现在农田里被污染的淤泥最少有40公分厚。

9月2日上午11时,记者来到陵水县光坡镇新岭村委会北吉里村。顺着一条正在铺设的村道一路往依山而建的山庄高处走去,记者发现在路的左侧多处可见山体被炸开的痕迹,被开采完毕的山体没有任何植被覆盖,赤裸裸地在太阳下面暴晒。

新岭村的村民说,田地在没有被污染前,他们一年能种植两季水稻,每季每亩收益在1000元左右,冬天还能种植一些冬季瓜菜,每年每亩能收益6000元左右,一年下来每亩田收益在8000至10000元左右。“现在田地被毁坏不能种了,我们也去找采石场协商过。”村民说,他们分别跟两个采石场都签过赔偿协议,当时一次性赔偿了五年,但是现在五年过去了,采石场方面却再也不主动提赔偿的事情了。

最后,记者再次联系上国土局艾副局长,他表示请记者先看相关资料。记者通过艾副局长提供的文件看到,位于新岭村委会北吉里村的这两个采石场已全部被吊销开采证件,一个已经由陵水县政府批准进行整治,要求采石场将原本破坏的地方修成台阶种上植被,同时可以将修台阶打出的石料出售,冲抵恢复性工程工程款,另外一家叫做骏景石场的还没有批复相关文件,现在处于停工状态。“我们都有合法程序,是按照步骤来的。”艾副局长对记者说。最后在记者的要求下,艾副局长才允许工作人员与记者前往采石场。

随后,光坡镇新岭村的村民赶到现场告诉记者,晴天出太阳的时候看不出什么,因为石粉全部沉淀到田地的水底。随后,一名村民挽起裤腿走进田中,用手在田地下面掏了掏,抓出一把灰色状黏糊糊的淤泥。记者拿手指捻干,发现这些灰色淤泥,不是正常土壤,是石场碎石产生的粉末遇水后的混合物。

记者顺着村道一路向里面走去,发现不时有卡车在作业,拖着打碎的石材开出村外,整条道路泥尘漫天飞。记者根据村民拍摄的照片,找到紧挨着一家叫做骏景(音)石场的水田,但记者发现除了长满杂草外,田地并无异样。

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: